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潮州新闻

钢铁战士麦贤得和妻子李玉枝的爱情故事

2017-08-10 10:39 来源:南方日报 喻季欣

  《九十弦歌:将军与士兵的爱情传奇》

  喻季欣 著

  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17年8月

  定价:39.00元

  今年适逢建军90周年,在本届南国书香节上,有多本内容精彩的军事题材图书,可以满足读者对该题材图书的渴求,例如广东馆《九十弦歌:将军与士兵的爱情传奇》《阳光掩不住》《小红军大教官》等。《九十弦歌:将军与士兵的爱情传奇》是作者喻季欣专为军人写的一本书。该书选取9个军人的家庭生活,以他们的爱情与家国情怀作为主要叙事视角,在建军历史、军队革命、国家发展的时代背景下,突出他们的情感与心曲。这9位军人中就有刚刚获得“八一勋章”的钢铁战士麦贤得。书名“九十弦歌”意在从一个侧面展示中国人民军队90年来的一脉军人家国情怀,展现民族复兴、中国梦、强军梦的绚丽多彩。经出版社授权,南方日报特摘录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诗曰“海上生明月”,他却是“钢铁战士”涌海上。

  你可知道这位“钢铁战士”的由来?

  1965年“八六海战”。在敌我战舰对峙、炮阵弹雨的生死激战中,一块炮弹弹片从他右额骨穿进,扎进左侧脑内,鲜血喷涌、脑浆粘住了眼角。简单包扎后,他以无比坚强意志坚守战斗岗位3个多小时,与战友们浴血奋战,取得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海军以小打大的最大一次海上歼灭战胜利。他因此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人们赞为“钢铁战士”。

  他叫麦贤得。建军90周年到来之际,习近平主席签署命令,授予麦贤得等同志“八一勋章”。

  “八六海战”结束,麦贤得数日昏迷不醒,生命垂危。周恩来总理指示贺龙、叶剑英派遣全国最优秀的脑外科专家为他会诊。他生命得救,但脑浆流失过多,右体偏瘫,语言表达能力和记忆力几乎全部丧失。此时,麦贤得年仅20岁。青春岁月,人生起步。他人生怎么继续?英雄的未来牵动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的心。

  1972年,一个普通女性肩负重托走进麦贤得的生活,至今45年寸步不离,把一位女性的全部柔情与精力倾注英雄,把一腔火热情怀“淬炼”出一个新的麦贤得。如今他们晚年幸福,儿孙膝下承欢。他说没有她,即使自己是钢铁也难以斗过病魔,难能支撑起这漫长人生。

  她叫李玉枝,被麦贤得称为“一生为了我的美丽妻子”。

  2015年10月,李玉枝获得“全国道德模范”称号,她与麦贤得共筑的爱巢获得2015年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荣誉。

  钢铁战士,爱曲衷肠,他们共同编织出这个家庭普通而又不普通的生活岁月,携手谱写出“海上明月共此生”的至爱华章……

  1971年春末夏初之际,汕头专区党校。随着一阵铜钟敲响的清脆铃声传来,课间休息的学员们欢声笑语、蜂拥般走出教室,教室外走廊上、操场边三三两两的人群,交头接耳,伸腰踢腿,好不自在。这些学员们都是来自汕头专区各县和乡镇的基层干部,是有培养前途的干部苗子,而且都有了一些工作经历。学习培训的时间虽短,但他们深知机会难得,个个认真学习,课间休息说的话题也离不开时事政治。

  “李玉枝,今天老师在课堂上又说了英雄麦贤得的事迹,你准备怎么学英雄?”一个个儿高挑的女同学,一本正经地问身边圆圆脸、皮肤白净的李玉枝。“这么英勇的人物,当然是要从行动上学啦。”李玉枝看了这个与她来自同一个县的同学一眼,满口回答。但话一说完,李玉枝不禁脸上泛红。说者也许无意,听者却有心。她对麦贤得的事迹不但有了比一般人更多的了解,心里有了学英雄的初步打算,而且这几个月来,这个名字已经在她脑海挥之不去。但她不好说出这些,没有和同学再继续讨论,独自在一旁想起了心事。

  “玉枝!”突然,一声亲切的叫声传来,把正在静静想着心事的李玉枝一惊,她猛然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她们公社的妇联主任莫阿姨。莫阿姨满面笑容,身边还跟着几位女性,个个面带微笑,来到了她面前。

  李玉枝此时是汕头专区海丰县汕尾镇的妇联干部,这莫阿姨是她的直接领导。看着满面春风而来的莫阿姨,李玉枝心头明白了什么,刚才泛红的脸上,更是有如红霞。莫阿姨上来拿着李玉枝的手,转向众人,介绍说:“她就是李玉枝。我们公社的妇联干部。”说完,莫阿姨又指着同来的四人,对着李玉枝一笑:“这几位都是我们县妇联的同志,这位是县妇联刘主任。”说完,莫阿姨特别把李玉枝推到县妇联刘主任面前作了一番介绍。李玉枝涨红着脸,一句话没说,她不知说什么好。她心里清楚,自从一个星期前公社赵书记给她专门介绍麦贤得后,两天前莫阿姨就和她约好,今天要去看一个特别人物,这个人就是麦贤得。但她没想到今天和莫阿姨一起来的有这么多人,县妇联主任也来了,组织出面了,这事非同小可啊。想到这,李玉枝反而镇定了很多,因为,她心里有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向学校给你请假了,我们现在走吧。”莫阿姨对李玉枝笑笑说道。

  1971年春末夏初的这一天,李玉枝第一次见到了麦贤得,在海军汕头水警区东湖山弹药库,麦贤得从广州军区部医院出院后,在广东、湖南多地部队疗养院疗养康复,现在以后勤助理的职位安排在这里边工作边休养。

  见麦贤得之前,水警区政治部的几位领导出来专门和李玉枝她们见面,特别与李玉枝作了交流,又安排组织科长专门陪同她们一起前往。谨慎的组织科长把麦贤得的事迹又作了介绍,并特别说:“麦贤得现在身体渐渐恢复,工作和生活有序,但情绪仍然不稳定,还会引起癲痫发作,他的生活上,急需一个贴心贴身的人来照顾,这也是上级领导最牵挂的。”李玉枝用心听着,她看着组织科长的神色,心里涌起了复杂的情感。看了李玉枝一眼,组织科长又说:“平时这个时候,麦贤得都会和战友打一阵乒乓球,这是遵医嘱进行的康复训练。你们今天来,我们给麦贤得说的是你们要写他的事迹材料,来了解情况的。等下你们进去后,先看看,心里有个底,再交流。”这一说,大家不由发出了笑声,李玉枝没有笑,她知道“心里有个底”是组织科长特别说给她的。她感到了组织上对麦贤得的关心,对自己的尊重,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而让李玉枝更没想到的是,进去之前,组织科长又特地给大家每人发一张报纸,并说:“你们拿上吧,方便一些。”

  46年后,李玉枝仍然清晰记得这一幕,记得这位组织科长的良苦用心:“他的意思是我们看老麦的时候,不要让老麦特别在意,可以边看报纸边观察,或者用报纸挡一挡,悄悄地看。”回忆到这,李玉枝老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布满岁月沧桑的脸上又红云泛起,一旁的麦贤得报以微笑,显得乐不可支。

  这甜蜜的回忆,深深地感染着我们。

  “我当时的第一印象呢,是老麦个头高高,瘦瘦白白,比较英俊。”李玉枝继续追忆说:“我们相互并没说太多,只是作了简单交流。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老麦回答我的问话都很干脆。问他回来后工作怎么样,他就说两个字:‘种菜’。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还是两个字:‘吃药’。”

  “我那时就是这四个字说得最多呀。每天练呀,当时能说出几句完整的话就不错啦。”麦贤得老人毫不忌讳,坦然在一旁补充说。

  “那时候他确实口齿不很清楚,我能感觉到。”李玉枝喝上一口茶,静静地说:“他打乒乓球时挥拍的动作也不顺畅,动作迟缓,但他一身大汗也不住手的坚持,不服输的韧劲,和我们说话时的坦诚,朴实的神情,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可以说是很好的印象。因为感觉他的精气神在,他想努力恢复健康的决心特别坚定,就是说他正常时思维清晰,顽强的生命意志非常自觉。这很难得啊。”说到这里,李玉枝心中特别感慨:“对他的事迹,我从报纸上、收音机里看过听过多少次,这之前,公社妇联的干部,部队的领导,都来过我们家,和我们说过,我确实是被老麦感动后作出的决定。这次见到他人后,我的决心更坚定了。因为临走前,组织科长又特别对我说,情况你都看到了,你觉得行,就给我们回个信。我当时就说,不用专门回信了,行。”

  一个“行”字,千斤承诺。一个“行”字,一生坚守。

  (摘编自《九十弦歌:将军与士兵的爱情传奇》》

编辑: 苏仕日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