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潮州新闻

正大副总裁解读潮商500年不败的文化密码

2018-02-12 10:52 来源:潮州日报 邢映纯

x

李闻海介绍世界潮团情况。

  2018年1月10日,正大集团副总裁、砚峰山人李闻海在汕头大学为《海上丝绸之路大讲堂》开讲。讲座以《三江出海 一纸还乡》为主题,解读潮商500年不败的文化密码,引起海内外潮人关注。潮商文化内核是什么,潮商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哪些紧密联系、留下哪些鲜明印迹?在新时代海上丝绸之路中,潮商又面临哪些机遇、该如何作为?记者就此采访李闻海。

  “三江出海 一纸还乡”是潮商历史写照,在新时代又有新形式内涵

  记者:在砚峰书院潮商名贤祠门口,有一幅饶宗颐先生书写的对联“三江出海 一纸还乡”,您在汕大讲潮商500年不败文化密码,用的也是这句话。为什么会以此作为题目?

  李闻海:我是一个商人。每一个真正的商人,对于品牌都是有着极高敏感度的。做什么事情,看什么事物,作为商人的我们,都有一个专业习惯,就是从品牌的角度出发,去寻找、观察、发现品牌的文化内核和社会亮点。

  那么关于潮商,什么是潮商的文化内核,什么是潮商的最高亮点,说到底,怎样才能高度概括潮商的品牌精神,这是我一直探索与思考的问题。

  根据我的探索与思考,以及多年以来向多位专家学者与潮籍企业家的征询和请教之后的心得,我觉得可以用“三江出海,一纸还乡”这八个字来归纳、诠释我们潮商的精神。“三江出海,一纸还乡”这八个字,实际上所包含的是一个潮商学研究的大体系。

  潮汕地区主要有三条江,韩江、榕江、练江,形成三江出海口。每一位蒙受三江之水养育的潮商,都带着传承于祖辈的血性,怀抱着在这片拥挤的土地上生长起来的向上梦想,背负着三江所赋予的从不后退永远向前的性格,借着三江不惧曲折奔流向海不可阻挡的力量,勇敢地朝着大海另一边、朝着更开阔的地方迈进。潮人向海外谋生拓展之路,也正是一条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

  潮商之所以五百年不败,而且越来越精彩,正是因为我们一直走在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也正是因为我们一直沿着这丝绸之路,绵延不绝的向世界展示这种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从而赢得全世界的认可与敬佩。

  “三江出海”,这个波澜壮阔的画面,正是我们500年潮商精彩的写照。

  关于“一纸还乡”,原来指的是潮人出海之后的一张侨批、一封家书,是对家乡的一种认同、思念和感恩。那么,有一些人,在海外去世了,无法叶落归根,那怎么办呢?他们亲戚朋友一定会把他们的生辰八字写下来,将这张纸托亲友拿回家乡,在他的祠堂烧化以后呢,他的灵魂就等于回归故土,永享世代相传的香火。

  感恩的根本,就是不能忘恩。感恩的行动,就是潮商的潜意识里面对于故乡母土割不断的怀念与牵系,那是一条永远相连的脐带,既安慰着母土,又吸收着来自母土的营养。一纸还乡,书写了多少潮人热爱家国、感念母土的游子情怀。新时代的一纸还乡,在新时代的潮商手中,又被赋予新的含义,我们拿回来的一张纸跟老一辈的不一样,老一辈的纸片,掏出的更多是一种悲壮;新时代的纸片,展开的却是一种壮丽。就像我们的李嘉诚先生,一纸支票,寥寥几笔,便写出一座美丽的汕头大学。

  一纸还乡,在过去,是一张张侨批;在现代,更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传承。这也是我们开展潮商学研究、设立潮商名贤祠的初衷——汇集海内外学界精英,遍访海内外潮商,用一纸的永恒,为历史上,为现在的广大潮商作记载,让潮商的优秀人物、光辉事迹、成功范例,能够永存于名贤祠,永存于潮商学典籍,永传世间!这是文化意义上的一纸还乡。

  “潮商500年不败的秘诀,是否与其一开始就走向国际化有关?”

  记者:您倡导开创潮商学研究,已有近三年时间。这期间,砚峰书院已组织专家学者,整理出版了一批潮商学研究丛书。从这段时间的研究看,潮商的发展脉络是怎样的一条主线?其与海上丝绸之路具体又有怎样的关系?

  李闻海:潮人迁徙之路实际上也是潮商的发展之路。潮州人多来自中原一带移民,潮人迁徙的主要路线是从中原迁至江南,再入闽,大约在宋元年间大量迁入潮州,最后在省尾国角的潮州定居下来,繁衍到现在。中原移民与南越土著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不断融合同化,即成为现今的潮州人。据考证文献记载,潮州人中约90%是中原汉族移民,其他少量是当地的土著民族、少数民族和外国人后裔。在战乱的时候,分好多批次从中原移民过来。

  在这里,三面环山,物产丰富,亚热带气候宜人,人口增长非常之快,所以潮州就出现一种困境,人太多了。联合国教科文有这么一个统计,人均耕地面积低于0.8亩的时候就到了生存警戒线,低于0.5亩的时候是死亡线。但是,潮州人均可耕面积连0.5亩都没有,而是0.3亩,现在可是连0.3亩都没有。潮州人占了中国百分之一的人口,可耕面积却只有中国的千分之一,怎么也养不起这么多人,只能向外移民。

  自明朝起,潮商开始出海经商。但真正大规模迁移有四次,第一阶段是乾隆到嘉庆年间,有一次大规模的移民,当时的船只是没有发动机的,移民刚好借助了得天独厚的季风,使我们潮州人走向了世界。每年的10月份到12月份,这里就刮起东北风,风大的时候行驶一个多月,风小的时候行驶三个多月。借这股风吹到的第一个站就是越南的西贡。然后就是柬埔寨,这个地方就住了很多很多潮州人,每一年季风时候就很多人移民到这里来。我们再看泰国暹罗湾,去泰国要从这里拐进去,刚好有个金马伦高原,非常之高,东北风吹到这里后吹不过去,船只就从这里被逼进泰国暹罗湾,所以这个地方也聚集了很多的潮州人。一部分潮州人又以移民驻地为起点,主动或被动地再次移民。当时的移民大多数是男性,相当一部分被“卖猪仔”一样被移民到其它国家和地区。

  移民的第二阶段是从1840年到1949年,按统计有接近150万人从这里移民到东南亚去。第三阶段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些东南亚国家就在想怎么样把这些华侨驱逐出去——排华。例如当时越南、老挝、柬埔寨就兴起了一阵排华的热潮。所以,我们的前辈就作为难民,被赶到世界各地,去到欧洲、美洲、非洲以及亚洲其它国家。只要能够生存的就要走出去,这是潮人的一个特点,这也是潮商布满全球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潮人在这一方面很像犹太人,到处飘泊,经常受人排斥,但却因此使这个族群更加团结,富有顽强生命力。泰国拉玛六世王著的《东方犹太人》一书写到:潮汕人是东方犹太人,善于经营,四处飘泊谋生,也遭受排斥,与犹太人的历史一样。所以潮汕人有东方犹太人之称。潮商学里面也由此而产生了一个研究方向,即是犹太商人与潮籍商人的比较,希望有更多学者投入到这一项研究之中。

  潮人有很好的生意头脑、对不同的环境适应性很强,走到哪里,我们会把家乡的陶瓷、茶叶等带到迁徙地,同时,又把当地的一些特产,大米香料等运回家乡。这种商贸往来越走越远,渐渐的,形成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回顾一下,中国历朝历代有许多商帮,潮商之所以能500年不败,是否与他一开始就走向国际化、而且一直走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有关?这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求证。

  第四阶段主要是从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已被统称为潮汕人的原住民,主动迁移到了北京、上海、广州等等的地方开拓创业。所以,现在的人们常说有三个潮汕:潮汕本地的大约1000万人潮汕人,在中国其它地方的大约1000万潮汕人,在国外也大约1000万潮汕人。

  潮商特质——感恩,诚信,无域

  记者:可以说,潮商是伴着海上丝绸之路成长起来的。这样的经历,对潮商特质会产生什么影响?

  李闻海:由于地理环境的原因,潮商具有海洋文化特色,又更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潮商的各种道德观念,我认为其他商帮也都具有,我在这里所说的是比较突出的潮商特质。

  我很有幸在潮州人创立的世界500强的企业工作,平时接触的大都是优秀的潮商企业领袖,我将在工作中看到的、思考的和我学习到的,总结出三个比较突出的特质来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特质的就是感恩、报恩。2008年我到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在论坛上跟其他商帮PK,我讲的题目是《潮商的精神内核》,就是感恩。在潮州话里,老一辈经常会跟我们说“儿子啊(孙子啊),要数念谁谁谁”,这就是要懂得感恩,“数念”,就是经常念到谁是帮助过你的人。我画过一张画,这感恩妈妈的一张画。左边画了一个年轻的妈妈怀孕了,她挺着肚子的一条弧线,右边是她老的时候驼着背,又是另外一条弧线。这两条弧线勾勒出了女人最美、最动人的一生。中间写着“妈妈把青春留给我,把岁月留给自己”。再伟大的人也是妈妈生的,所以比伟大更伟大的是母亲。高尔基说:“我们一切的光荣,一切的骄傲,都属于母亲”。我们常常把祖国讲成母亲;把江河讲为母亲河;把培养我们的学校讲为母校,这些都是因为感恩。我最近把自己根据上面所提到的那幅画创作的一座300吨《恩》雕像,捐给我的出生地汕头市,雕像已座落在汕头儿童公园。我把自己对母亲,对家乡,对祖国的这种爱,刻在300吨的石头,这也是我们潮商的魂,我想让它永远流传下去,让这种感恩的精神代代相承。我们之所以能够在世界顶天立地,小小的潮州商帮却影响着大大的世界,这是因为潮商从骨子里懂得了“数念”,懂得了感恩。

  潮商圈里流行的一句“生意不成仁义在”,很通俗又准确地体现了潮商对儒家文化核心“仁”的认同与传承。

  潮州人最懂得感恩。在唐代,韩愈被贬到潮州,兴教育,修水利,驱鳄鱼。他在潮州仅仅住了八个月而已,我们的先贤对他为我们潮州地区所做的贡献无比感激。在他离开多年后,我们把这里的江山改为姓“韩”,把“鳄江”改成“韩江”,把“笔架山”改成“韩山”,我们建“韩文公祠”,还有“韩山书院”,还建一个昌黎小学,昌黎路,来感恩他对潮州的贡献,这种感恩方式最大气。我们发现,潮州人这种感恩都刻在骨髓里面。台湾有一个主要由潮州人组成的潮州镇,那里也有韩文公祠,也有昌黎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潮州人的确最最懂得感恩。2017年12月6日我参加广州财富论坛,我陪同谢国民资深董事长会见2017年世界500强榜首沃尔玛董事长格雷格先生。他见到谢董事长第一句话就说:“谢先生好,我知道您是出生在一个盛产世界最顶级企业领袖的家乡,比如李嘉诚先生、比如今天早上讲话的马化腾先生、比如您。”格雷格先生提到这些人都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潮商。他们的影响力为什么可以这么大?我认为,归根结底就是懂得感恩,这是最重要的。

  1979年,正大集团进入中国。当谢易初老先生决定拿出1500万美金投资中国的时候,所有人都反对,因为在时局尚未明朗的当时,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外资企业敢进来中国,因为中国太乱了,又非常的穷。谢易初老先生说:“我们去投资中国”,所有人都说:“你是不是疯了”。他说:“不是,这是我的家乡,这是我的祖国,就算这笔钱亏了也没事,因为是我的家”。正是出于这种爱国的情怀,投资了中国,中国1979年改革开放的第一张外商投资批准证书,就是正大集团。正大集团进入中国以后,在中央电视台做了一档非常热门的节目叫《正大综艺》,主题歌唱着“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让正大集团家喻户晓。企业有爱国情怀,就有了企业的美誉度,做任何的事业,都给你带来无穷的机会和助力。

  第二个特质,就是诚信。诚信,是儒家道德的重要范畴。因感恩而诚信,自古至今一脉不断,已成为所有潮商最关键的立身之本。孔子认为君子应当“主忠信”这个理念,一直由潮商用实际行动在诠释。

  因为我曾担任国际大酒店的总经理,所以很有幸接待过李嘉诚先生28次。李嘉诚先生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他在香港做塑料花生意,当时整个欧美的塑料花加工在香港,很多欧美的订单都是很多报价,你今天报的价,明天另一个厂商就会压便宜一点,另外的厂商又再互相压价。李先生也跟别人一样做塑料花,可是他在每一箱塑料花里都多放了一两支。结果有一次,美国全球最大供应商来开订货会的时候,手下就报告说,有一个老兄每次送来的塑料花里每一箱都会比别人多放一支。美国供应商开完会就说,下午有空见见这个人。见面后问李先生:“你为什么在每一箱里都会放多一支或放多两支。”李先生回答说,“我怕我的伙计不小心放少了,让你吃亏。”这个美国供应商觉得这人挺特别的,就说,“这样吧,下午有空就去看你的工厂”。结果一看,发现工厂非常的破旧,就说,我借给你500万美金,你把工厂建好。李先生不同意,说我的工厂和家产加起来远远没有达到500万美金。美国供应商听了之后觉得这个人讲信誉,就说我一定要借给你,我相信你。李先生说:“好吧,你一定要借给我,我就把我的生命压在里面,我开个远期的信用证,一定把这个事情做下去。”这位美国大供应商深受感动,毅然决定,以后香港的塑料花报价,由李嘉诚说了算。诚信塑造成功的企业家,这是我们潮汕人一个非常特别的特质。

  还有,潮州人做生意不叫作做生意,没有一个潮州人会说我们去做生意,而是说我们去做“生理”。为什么叫做“生理”呢?就是你做人要讲究道理,做事要符合天理,所以我们讲的一定是做“生理”。一切都是为了“生理”,刚才我讲的李嘉诚先生做的就是“生理”,而不是生意。“生理”就是把做人的道理做事的天理放在前面,这就是我们潮州人。

  下面我再讲一个做“生理”故事。谢国民资深董事长在20岁的时候,他的二哥就跟他说“小弟啊,我们从泰国运输到香港的猪死了很多,怎样解决?这个任务交给你,你想办法来完成,少死一只猪,我就奖励你100块钱。”二十岁的谢先生先来到运输的船上调查,回来后就做出了决定,找船长说“假如比以往少死一只猪,我就给你30块钱”。因为猪只要一上船,死跟活的运费是一样的,所以淋雨、晒太阳都没人管。第二,他就去找搬运工人,要他们文明的搬运,不要野蛮的搬运,乱丢的话猪会死掉的。谢先生说如果少死一只,我就给你20块钱。他把100块钱拆出这一半,结果第二艘船去了之后,少死了很多猪,赚了很多钱,同时他就悟出了一个商道:于己有利而于人亦有利者,大商也。所以,做任何“生理”,他都会想到合理的利益分配,对员工、对客户都是一样的,都要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这一理念一直贯彻在他的“生理”之中。这样成就了一个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领袖。正大集团提出的口号是“三利原则”——利国家、利人民,最后才是利企业,你要先利别人,你才能利自己,如果想到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就成不了世界的顶级企业家。这也是做“生理”的案例。

  第三是“潮商无域”。潮商之所以500年不败,其根本是因为潮商有开阔的视野和适应性。人们都看到,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必有潮商。

  在眼光独到的潮商眼里,无处不有商机。我在这里再讲一个关于谢易初老先生的故事:他去马来西亚出差,回酒店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个在卖木瓜的人,周围非常的臭,人一靠近就有一大堆苍蝇“轰”一声飞起来,所以光顾者寥寥。善于观察的谢老先生却觉得,肯定是很好吃的木瓜,糖分非常足,蛋白非常足,才吸引了那么多苍蝇,他就买一个回酒店试试。结果真的非常好。他就跟酒店的行李员说,我去买二个塑料桶,你每天上班的时候就把塑料桶放在卖木瓜的人那里,让他把籽丢到塑料桶里,跟他说你生意会好起来的,不然像现在这样太臭了没人想靠近,丢在里面每天都清掉的话就没有臭气,生意会增加很多的。同时给钱交代行李员每天把籽带回家,洗干净以后在阳台上晒,晒完过了这个季节以后会来把籽运走。这个小弟太高兴了,很轻松每天下班就把这些籽载回家里。谢老先生运回泰国后就把这些木瓜的籽包装成“正大庄”品牌,每两粒一包,以很高的价格卖出去。结果,泰国人种了过后发现“正大庄”的种子确实是太好了,这样造就了一个世界的种子大王。

  接着谈一下潮商社团。

  现在我们使用互联网,把世界各地的潮州商会组织登记起来。它在哪个国家、在哪个城市、哪个会长、通讯号码是多少,我们只要用鼠标点一下都知道,这个是非常大的资源。2017年春节时候,在潮州的联谊会上,有一个人说有一批货物在迪拜被扣下,跟当地人又很难沟通。当时有一个人提醒说,那里有没有潮州商会?他说有,就打了个电话,结果一个小时就搞掂了。潮商现在布满全球,我们的世界潮团联谊年会,每两年举办一次。2016年为庆祝中国传统中秋佳节,新西兰执政党国家党主办了一场主题为“中秋情——国家党与华社联欢晚宴”。活动中,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出来讲潮州话——“胶己人,大家好!”,然后再讲英文向全球潮人潮商表达新西兰申办第20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的意愿。

  1993年,美国加州圣荷西市举行第七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为了庆贺全球潮人的兴旺发达和潮团年会的国际成就,当时的美国加州州长和圣荷西市市长宣布,每年9月5日为“潮州日”和“潮州周”。2011年,温哥华市长罗伯逊宣布9月10日为“潮人日”,以表彰肯定潮籍人士多年来在温市的努力与贡献。罗伯逊市长在颁发“潮人日”宣言书时表示,从1960年开始,潮汕人在温哥华这片土地上努力工作,为温哥华的多元文化尽一份力,并在多个领域都有杰出贡献。

  潮州商帮的这些特质,值得我们好好来研究。经过深思熟虑,在众多学者及潮籍企业家的支持下;我们就大胆提出,建立一个潮商学。再依托知名大学和机构,把潮商学做成一个显学。

  克服“富而不贵”等软肋

  记者:潮商又有哪些软肋和不足?

  李闻海:当然,潮州商帮也存在一些缺点和问题,就是有时比较浮躁,比较粗糙,有着某些急功近利的表现。因为海洋文化与农耕文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受海洋文化跟农耕文化双重影响的潮商不免夹带一些矛盾的性格。农耕文化——这三分地是我的,你不能来侵占我的。而海洋不是,海洋是谁先占有就属于谁的,带着一种野蛮的掠夺性。还有就是迷信问题,我这个撒出去的网收获非常多,但才慢了一分钟就连一条鱼都抓不到,靠的是什么呢?有人认为这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在左右,而不是认认真真去探索水流与鱼群的变化规律,这就成为一种迷信。这种现象至今犹存,只是换了地点与方式,很值得潮商反省与改进。

  二,潮州人富而不贵。潮州有一句俗话:人有三更富,却无半夜贤。一个人在一夜之间就可能致巨富,但是达到贵的层次,就不是一时之功就能完成。这个贵,不仅指传统意义上的官贵,更是指一个人拥有高层次修养所透出的那一种高贵的气质与行为。我们潮商在商界上的确厉害,叱咤风云,例如有一个潮州老板,他一个人就拥有五个世界顶级的五星级酒店,非常牛。但是他抽烟的时候居然把烟蒂丢在地毯上面,然后再习惯地用脚碾一碾。富是很富,但是不贵。我们要怎样灌输一种文化给这些潮商,使他慢慢“贵”起来?

  三、对政治敏感度不够。这有其历史原因——宋朝战乱时候被赶到这里的这些人发誓,以后不要做官了。我们的祖先发誓,不要从政,好好的来做生意就好。但习惯于对政治缺乏敏感,将会成为潮商事业发展的一个短板,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也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抢抓商机,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更有作为

  记者:在商言商,您认为潮商在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新征程上有哪些商机?又该如何作为?

  李闻海:国家一带一路发展大计中,海上丝绸之路是重中之重的。1858年10月,恩格斯在《俄国在远东的成功》一文中提到汕头是中国唯一有点商业意义的口岸。作为潮人走向世界、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点,汕头夹在上海与香港之间,让它一跃成为当时中国最繁忙港口之一。这个曾经的辉煌应该成为潮人商帮继续走向更为宽阔美好前景的动力,在世界和中国赋予的当前这个极好形势面前,把握和抓住好机会,迅速和准确地出手,在新时期国家整个发展大计的布局中,继续发挥经济前沿和聚合海内外潮人的作用,在当下千变万化的各种经济模式中探索创新,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不久前,我和我的商界同行朋友们欣喜看到《广东省沿海经济带战略发展规划2017-2030》,《规划》中提出,建立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城镇各具特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体系,打造具有岭南特色的宜居城乡,形成以珠三角世界级湾区城市群为引领、汕潮揭城市群和湛茂阳城市带为支撑的世界级沿海都市带。

  这应该成为整个潮汕地区的一个信号,也是全球潮人商帮为之振奋的号角!我们可以意识到,一个泛潮区域经济架构已经呼之欲出,韩江流域地区经济生活圈的加速发展蕴藏着无限的商机,不管是城市基础建设、构建立体综合交通体系、成为交通枢纽城市,还是城际交通布网、产业提升以及营商环境改善、文化层面的提升都可以大有作为。另一方面,遍布全球的潮人社团、潮商网络也为我们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发展提供商机和资源。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全球潮商共同努力的目标,也是我们全体潮人肩负的时代责任。

  三江出海,势不可挡;一纸还乡,情不敢忘!从三江出海的潮商还在不断前进,我们也将继续记录和解读,并为潮商文化传承和弘扬作出应有贡献!

编辑: 李婉芬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